手机版 | 电子邮件 | 学校官网
夏莲灼灼正可人

文章来源:  新闻中心      审核人:郑南阳    时间:2018/06/19  点击次数:   [ 字体:  ]  

国人惯于赋义于世间万物,或借景抒情,或托物言志,所谓“感时花溅泪”,所谓“清川澹如此”,如是等等。

如喻君子之品性有“梅兰菊竹”,凤凰山谷四时花开,这似锦的繁花开出人文盛景:春有木棉展风骨,夏有凤凰送别离,秋有金桂书香溢,冬有红枫忆故情。

夏日灼灼,在校园里行走,眼之所及处,繁荫深处浅洲上,睡莲缀山谷。

说起南国的雨,它不像黄土高坡那般酣畅和干脆,也不像烟雨秦淮那般弥漫又缠绵,往往夏雷隆隆雨惊梦,就在你清晨睁开睡眼时,那迷糊一瞥中,窗外的睡莲“叶上初阳干宿雨,水面清圆”,不由得一个激灵坐身而起,顿感气爽神清。

人对于美是毫无抵抗力的,本只想着望一眼,那罗裙一叶裁的莲叶与向阳两边开的芙蓉,已感“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”。

其实也不算“误入”吧,人在大自然里永远都像是在母亲怀里的孩子,流露的永远都是最真的性情。纵然时常步履匆匆,即便求索之路漫漫,我也真心建议你在有风的傍晚或是晨雾的湖畔,驻足观赏这芒种时节凤凰山谷里绽放的莲。

芳菲褪去何足惜,夏莲灼灼正可人。绰约的莲在悄然间探出了头,三五面碧绿的叶间开着可人的花,黄的,蓝的,粉的,白的……犹如校园里三五成群的学子,各自连成一片。

人说牡丹高贵,用一冬的蛰伏把自己打扮成春的女王,莲却聪明多了,她一点儿也不急,就这么悄悄的铺满整个夏天。

烈日炎炎,微风轻拂,多姿的莲顺着微波静静的在水中摇曳。盛夏的阳光虽是恼人,火辣辣地刺在皮肉上,似沾了一身塘底的淤泥,可柔嫩的连却顶着烈日,仍旧美妙地绽放。

睡莲毕竟不是壮汉,她曼妙的身姿也注定抵不住有时暴躁的急雨,于是便轻轻的收起了花,化为含苞,静待云销雨霁天再晴。有时也不能如意,她也懂得要秉持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品性。

但其实,这都不是最紧要的,就如你亦所爱,捧一本闲书,徜徉在红霞满天的丽泽湖畔,时而看一眼那抹沁人心脾的美,便已足够。

文字:官微采编部  摄影:黄幼帆 肖培健 李卓莹 蔡旻俊 李彦彤